sinhal/Quiobi

缺口圆圈之前发生的事(一)

泰勒斯四号的气候宜人。奎刚金独自走在楼荫间,还不是很习惯身边没有人可以说话的日子,他有点想念杜库和费莫尔,前者话不多却出言精辟,后者中规中矩,搭话谨慎而顺耳。也许是时候再收一个徒弟,他想着,脑海里的影子不是科洛桑哪个成绩突出的学徒,而是那个政客的力敏孩子。

扎纳托斯那年六七岁光景,出落得已经比同龄人聪慧,是刚刚展露头角,天赋初显的年纪。奎刚金和克莱恩交谈的时候扎纳托斯正在玩耍,进屋没有注意到尊贵的客人,光顾着疯笑乱跑躲避姐姐的责备。他在客厅绕着圆圈跑,圈子越跑越小,最终紧紧围着两个交谈的长辈。奔跑时带起的风微微掀起奎刚金的衣袍,克莱恩瞪了他一眼,奎刚金注意到他的眼神中蕴含着溺爱与期望。

父...

关于奎刚金的冰山一角

奎刚金,他是生命原力的眷顾者,优秀的学徒,德高望重的老师,可靠的朋友与巧舌如簧的外交官。他与生俱来拥有让人觉得可靠的气质,而师父杜库所言传身授的优雅更是增添他的魅力。
他的目光坚定,少为琐事担忧,几乎无人能够让他改变一旦下定的主意。你或许可以说他固执,但在阴霾渐临人人自危之时又有几人能坚守底线保持本心。
他的眉眼间温柔而庄重,深深吸引人的同时给人拒于千里外的气场。也许他会是知心朋友,是能够给予安心的长辈,但你会知道你无法主动走进他的内心。你或许可以说他冷酷无情,他只不过视线如磐石坚定,不能从他认定的人事物上离开。例如杜库,例如塔尔,例如扎纳托斯,例如欧比旺肯诺比,例如天选之子。
且看他的外貌,头发年...

关于Quixani的理解之我诱惑你与我在一起而你不愿/我早已想和你在一起而你违背了我的原则

“不,奎刚太好了。他不受诱惑,永远不受!”
——《少年绝地武士》仇敌

扎纳托斯以为他可以诱惑奎刚和他一道,他以为奎刚会经受他有意无意的邀请,他们可以一起赚大把的钱在这个宇宙衣食无忧而不是成天为一个破信条出生入死——他以为奎刚会接受他,爱他,即使他偏离原轨而依旧原谅他,就像以前那样。
而一切只是他以为,奎刚不受任何诱惑,他算错了这一步,满盘皆输。为什么不将错就错呢?于是他在奎刚面前展现他黑暗疯狂的一面,彻底把奎刚留有的,对他可能的信心打碎。
这下什么也不能挽回了。

而奎刚怎么认为的?他明白扎纳托斯已经被蒙蔽了双眼,他三番五次想要纠正他回归正道而在扎纳托斯最需要他时他感到了深刻无力。为什么扎纳托斯总...

【授翻】无可救药||incorrigibility||<刺客信条AU>(一)


(上图为翻译授权)

———————————— 

译者的话:

翻译这篇文章的时候因为考试耽搁了很久,现在终于想起来翻译了!即使经过这么久在翻译的时候依然可以找到初读这篇文章的感觉,深刻而又令人震惊,即使作为一个没有入刺客信条坑的人读起来仍然感到畅快淋漓,作者Airo的文笔和哲思都让我深深着迷其中,无法自拔。在翻译的时候还有许多考据的地方,但是因为能力有限,在翻译地名、人名的时候都采用了音译,大体不影响阅读。真的非常推荐各位一读!原文同样十分动人,其中不只是英语,更是有多处为了贴合情境使用了德语、法语、意大利语,所以真的很推荐大家去阅读原文!!!那种感觉单单一种语言无法表达尽致!我...

练笔

“你同样也想要…?”哈尔震惊却无法再说出一句话,因为下一刻科鲁加人冰凉的嘴唇封住了他的。瞳孔微缩,并在之后富有侵略性的吻中不自觉松弛下神经。塞尼斯托的吻中含着血腥味与苦涩,侵蚀哈尔的大脑,刀刃割在心上却没有一滴血流下。他的回应相比之下被动许多,这令他不甘心,身体却不自觉地在塞尼斯托舔过口腔上软肉时带来的瘙痒感下颤抖。也许只是本能,他想道,但他再也无法平静下来的气息无情揭开了人真相。他激动得要命,该死的。于是他闭上眼,避免在间隙沉溺在那双黄黑色的眼睛里,他努力忽略其中饱含的复杂情感,可塞尼斯托的力道坚定,好像他已经全盘接受了一切,远胜于哈尔犹豫的回避。
令人火大。
最终却是塞尼斯托主动离开了哈尔。哈...

“我们都输给他了。”Harry满脸病态的通红,勉强从被钳制得窒息的喉中挤出一句话,“我们都输了。”
“什么?”Eobard短暂地分了神,神速力者的大脑让他在给Harry可反击余地之前搜索完所有可能的威胁。0.01%,这近乎不可能——“这不可能。”他将想法出声,好像这样就可以催眠自己那个一直摆在他面前的可能性。
“事实就在眼前,”Harry苦笑着,垂下眼睛放弃挣扎,“我们...都输给了Harrison Wells.”
“但我们都是。”Eobard松开Harry,转而抬起人下巴。两双相似的眼睛,一方理智得冷酷而另一方则充斥疯狂,它们相互倒映,赤裸裸揭露出两者的天壤之别。“我们都是Harrison Wells...

我想看sinhal!!!!!!!!!!!!!

一个cp理解:(几百米厚滤镜)
主教扎:我不想写(其实是太长太多,懒得想)
冷闪:(相爱相杀 灵魂互补 正反对立)
很有张力的一对,斯纳特真的很适合圣柳,常春藤和曼陀罗……犯罪、诡计和诈爱。欲情故纵,适当远离,对视下一秒仿佛就要瞬移到床上。巴里看到斯纳特内心深处的善,斯纳特看到巴里内心深处的恶,两人千方百计想要将那种品质挖掘出来向对方证明:看,我们有相同之处。巴里尊重无赖帮,他对斯纳特抱有希望,这提供了他对于斯纳特的感情基础;而树林中的谈话则为斯纳特对巴里的感情铺下基础,他视巴里为对手,而不是棋子,对手敌人恰好是生情的高危区。两人唇枪舌剑到实地战斗,苦口婆心试图让对方认同自己。适当加上冬紫罗的占有欲...

亚历山大 哈密尔顿!!! 哈尔2.20生日快乐!

-做了一个汉密尔顿的改词,哈密尔顿!

-temper ur power and be a GL!

-哈尔生日快乐!

-bug很多)(……

-中翻没有授权,只有英文(……


How does a fatherless kid, son of a Jew and an American, 

dropped in the middle of the Californian-coastal city by  providence

Impoverished, in squalor

Grow up to be a hero and a lantern.

The greenjeans...

现代普通人au.《臭小子和老顽固》

-师生,高中生设定

-献给我的老顽固 @柠檬树XD 


“我回来了。”

塞尼斯托打开门把手,冷风一股脑灌进屋内,把哈尔的头发吹乱几分。他走上前,手穿过塞尼斯托的两臂之间,将头靠在人胸上。“欢迎回来。”他闷闷地发出声音,伸手把门关上,顺便再将头深埋进塞尼斯托的怀里几分。

“乔丹,我以为路上堵车你的作业早该做完了。”塞尼斯托把手放在哈尔的头上,“这样没有用,去写作业,一会我去检查。”

“Ugh.”哈尔松开塞尼斯托,往后退几步抱起手臂,“老顽固,Final还早,我想多玩会。”

“你可以回自己家住。”塞尼斯托弯腰换上拖鞋,脱下外套整齐拿在手上,“当初是你提出家里没有人...

© 中城小雛菊 | Powered by LOFTER